中國國家英文新聞周刊日本語 Deutsch Fran?ais English 中 文
首頁 >> 時事 >> 正文

馬克龍的2019:以變求穩,以攻代守

周譚豪  ·   2020-01-02  ·  來源:中國網
標簽:馬克龍;2019;時事
打印
糾錯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2019年新年致辭中曾如此回顧展望:2018年我們經歷了“豐富的情緒起伏”“諸多的矛盾沖突”,而2019年將是“應對巨大挑戰的決定性一年”。這反映馬克龍對當前國際形勢不確定性及人類社會大變局的深刻認識,反映他對法國和歐洲解決當下問題、擺正未來角色的憂患意識。

  一年來,世界亂象叢生、挑戰上升,不穩定不確定因素繼續增多,國際經濟和貿易顯著下行;歐洲大國中,德國政壇青黃不接、經濟停滯,英國深陷脫歐泥潭,意大利、西班牙內部動蕩……反觀法國,馬克龍以變求穩、以攻代守,在多個層面、多條戰線上穩中求進,實屬不易。盡管其執政經驗、個人風格等飽受爭議,國際輿論亦普遍認為,馬克龍的表現優于前任薩科齊、奧朗德,對其仍保持較高關注度和期待值。

  一是克難改革,穩固法國復蘇。 

  馬克龍年初發起為期兩個月的全國大辯論,圍繞稅收和公共開支、生態轉型、制度改革、公民權益4大議題、35個具體問題展開,馬克龍及總理菲利普以各種方式直面民眾,一定程度宣泄了民眾情緒、彌合了社會分歧,收集到的200余萬條意見建議也有助于馬克龍更準確地研判施策。

  在此基礎上,馬克龍堅持“社會向左,經濟向右”的改革方向,但調整政策取向,如改善社會基本保障、平衡退休體系,逐步提升居民購買力、抗風險力;降低企業稅費、扶持綠色和科技產業,逐步提升市場活力、產業競爭力;繼續降低政府財赤、公共支出,基本扭轉公共債務占GDP比例上升勢頭。

  同時,馬克龍深化整肅吏治、裁減公務員,帶頭降低退休待遇,增強改革效能和公信度;堅持把恐怖主義作為最大威脅,增加司法部門開支及警力,努力營造安全環境。其結果是,法國2019年經濟增長預計為1.3%,高于德國的0.5%,在歐元區6年來首超平均水平,15年來首成增長第一大貢獻國(貢獻率達25%);失業率有望年底降至8.3%,系10年來最低;12月制造業PMI初值為50.7,保持在榮枯線上,并高于德國的43.4、歐元區的45.9。

  二是爭當領袖,穩固歐盟建設。 

  馬克龍對歐盟高度重視、傾力投入,欲把歐盟重塑為法國抬升大國地位的根本戰略依托。他高舉“多速歐洲”旗幟,緊抓關鍵節點推進,甚至“重新投入過往失去影響力的議題”:以紀念《愛麗舍宮條約》為引子,年初與德國簽署《亞琛條約》,緩和此前關于歐元區、“歐洲軍”等問題的爭論,鞏固法德軸心;以歐洲議會選舉為抓手,發表“為了歐洲復興”公開信,搶占歐洲一體化理論和輿論高地;以歐盟機構領導人換屆為契機,強勢打破“領銜候選人制”慣例,扶植政見相近的歐洲主義者馮德萊恩、政治盟友米歇爾、法國前財長拉加德3位法語政治家,分別出任歐盟三大機構領導人;以反對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入盟切入,力主改革歐盟規則,并再次拋出政治一體化議題;對英國軟硬兼施,欲在保持雙方“特殊關系”的基礎上,盡快削弱其對歐盟影響力。

  馬克龍也開始注意改善與中東歐、南歐國家特別是維謝格拉德集團的關系,一貫強硬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甚至積極回應了馬克龍那封公開信。《歐洲政治周報》12月最新歐洲權力人物榜中,馬克龍位列首位。

  三是“大膽外交”,穩固國際地位。 

  不同于前兩年強調安全穩定,2019年馬克龍的外交基調轉向“大膽、前瞻性的策略”,力求法、歐成為美、中之外的“平衡性力量”。他不斷用“顛覆”“巨變”“革命”“前所未有”“戰略重組”等濃墨重彩的詞語渲染當前國際秩序,提出面對美、中,法、歐不應選邊、“騎墻”當附庸,而應“利用籌碼做好平衡,嘗試占據一席之地”。

  對美,在經貿、中東、氣變、科技、七國集團等領域幾乎全面齟齬,甚至拋出北約“腦死亡”論等“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倒逼特朗普總統或接受歐洲“去美國化”,或回歸跨大西洋聯盟“正軌”。

  對俄,重提戴高樂將軍“從里斯本到海參崴的大歐洲”設想,放言“世界主要問題不再是俄,而是美”,力主歐盟重啟對俄關系、建立“共同陣線”,直至使俄“融入歐洲”,以免被美綁上對俄“戰車”或成就“中俄聯盟”。

  對華,提出建立“21世紀歐中合作關系”,既圍繞中法建交55周年大搞元首互訪,在氣變、多邊主義等領域倚仗中國“盟友”,又阻撓中國深入歐洲、非洲等法“勢力范圍”。馬克龍還把多邊外交作為“關鍵一招”,希在世貿組織等多邊組織、氣變等多邊議題下有所作為,對沖美、中等的“強權政治”沖擊。

  縱觀國內、歐洲和國際層面,馬克龍這一年都干得“還算不錯”,不論遭國內民眾大規模抗議、多數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反感還是特朗普強硬反制,都撐了下來。法國民調也顯示,2019年馬克龍支持率相對穩定在34%,總理菲利普也未見頹象,這在總理倒臺屢見不鮮的法國政壇反有些新鮮。連一向偏愛唱衰法國的英國《經濟學人》雜志都樂觀表示,當前馬克龍在法國內有強大行政權,正取得歐洲領導權,還可能是西方國家中唯一雄心勃勃的領導人。

  當然,法國今非昔比,歐盟內外交困,馬克龍想守住西方霸權力有不逮,“復興之路”更道阻且長。但從近來馬克龍自比為“法蘭西之虎”克里孟梭看,2020年他或將在以攻代守的道路上繼續前進,尋找“用力量控制命運”的答案。(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關于《北京周報》 關于北京周報網 聯系我們 廣告 訂閱服務
合作伙伴:

版權所有 2000-2018 北京周報網 京ICP備0800535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60號


本網站所刊登的來源為北京周報及北京周報網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北京周報社版權所有。

残梦这部电影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