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英文新聞周刊日本語 Deutsch Fran?ais English 中 文
首頁 >> 共和國之子 >> 正文

與共和國共成長:從沃野至汪洋 看祖國能源新風光

《北京周報》記者 張莎莎  ·   2019-08-12  ·  來源:北京周報網
標簽: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電力工業;財經
打印
糾錯

8月5日,內蒙古赤峰市塞罕壩風場沿途。(張莎莎攝)

  海水火焰,烈日疾風——是能源之旅的初印象。

  近日,記者跟隨國資委新聞中心采訪團走進內蒙古自治區和廣東省,探尋祖國能源事業發展足跡。一路向南,看祖國能源新風光,此行初印象被賦予了更多的內涵。幾十年來,這背山向水的兩方土地,已不再單單是孕育我國能源事業萌芽的沃土,更藏盡了能源業日新月異、蒸蒸日上的點滴。

  建國以來,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發展重要支柱產業的電力工業,經歷了從小到大、由弱到強的跨越式發展。建國初期,我國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只有185萬千瓦,居世界第21位;年發電量43億度,居世界第25位。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電力生產能力高速增長。2011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與發電量首次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電力大國。截至2018年,我國發電裝機規模達到18.99億千瓦,全社會用電量68449億度,居全球首位。據上半年數據,全社會用電量的85%來自于三次產業,這也側面反映了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程度。目前,我國水電、風電、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已穩居全球首位。

 

少了它,北京的夜晚就少了四分之一的燈火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唐托克托電廠一座冷卻塔上方飄出白色水蒸氣。(張莎莎攝)

  提到電力工業,就不得不談談燃煤發電。2019年上半年數據顯示,火力發電在我國能源結構中仍然占據了絕對主導地位,全國占比72.72%。為了看看我國“發電大戶”的成長軌跡,記者一行來到了位于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的世界在役最大火電廠——內蒙古大唐國際托克托發電廠(以下簡稱“托電”)。

  遠遠望去,十幾臺機組的巨型煙囪和冷卻塔莊嚴整齊地矗立在道路兩旁,上空飄出一縷縷白色的水蒸氣,它們仿佛在駐守著昔日榮耀,又仿佛在召喚火電新時代。

大唐托電全景(托電供圖)

  大唐托電總裝機容量672萬千瓦,年發電能力400億千瓦時以上,相當于塔吉克斯坦2018年發電量的兩倍,柬埔寨2018年用電量的4倍,是首都供電的功臣?!吧倭怂?,北京的夜晚就少了四分之一的燈火?!边@已成為托電人引以為傲的談資。

  “就北方地區當前電力能源結構來看,火電在目前仍然發揮重要作用,”大唐托電紀委書記、工會主席程建明介紹。然而他也談到,傳統的燃煤發電想要可持續發展,就必須要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近年來,國家和省市節能降耗等相關政策相繼出臺,企業紛紛致力于環保改造,現在的火力發電相比幾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據報道,目前中國的燃煤電廠除塵、脫硫、脫硝裝置已基本實現全覆蓋,且總體的治理技術比肩世界先進水平。

  以大唐托電為代表,截止2018年底,托電12臺機組全部完成脫硫脫硝和超低排放改造,達到煙氣超低排放標準。大唐托電發電部副部長方亮舉例說,2018年全年,托電全部12臺機組燃煤近2100萬噸,相當于一個大型煤礦。但煙塵排放量僅為410噸,平均到每一臺機組煙塵排放量只有30多噸,一輛卡車就可以拉走。同比2017年減少了38.6%。

 

風一樣的速度,海一般的潛力

內蒙古赤峰市塞罕壩風場一角。(張莎莎攝)

  近年來,中國風電已連續多年新增裝機居全球首位。風電成為僅次于火電、水電的名副其實的中國第三大主力電源,也是可再生能源發電的主力軍。為了更好地了解祖國”風的事業“,記者從內蒙古榛子山一路“追風”到廣東省南鵬島。感受海陸兩地的大風呼嘯,探訪我國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的發展故事。

  “一二三月雪封山,四五六月不勝寒;七八九月連陰雨,十月飄雪到明年……”這是人們對內蒙古塞罕壩氣候的描述。塞罕壩全年5-6級風以上天數有300多天,無霜期只有3個月,最低氣溫達零下42攝氏度,積雪沒過膝蓋是家常便飯。即便是在小風期,記者在榛子山頭還是可以感受到大風的威力。在這樣的環境下,始建于2004年的世界最大在役風電場——位于內蒙古赤峰市的大唐塞罕壩風電場創下了高寒地區風電建設的奇跡。

8月5日,牧民放牧經過塞罕壩風電廠。(張莎莎攝)

  “風電在零幾年的時候處于起步階段,對于全國來說都沒有一個成熟可借鑒的經驗。我們原班的技術人員主要來自于火力發電廠和電網公司的專家,但是風電發展無法照搬火電經驗?!贝筇菩履茉闯喾骞炯刂行母敝魅卫畲T回憶道?!爱敃r恰好有一個比較好的學習期,就是風機投產之后一年到兩年的時間內有一個質量保障期,這個時期內風機設備是由廠家進行維護的,我們利用這個空檔期去我們第一批機組的設備廠商丹麥維斯塔斯的工廠和基地進行學習。那段時間是夜以繼日的,第一批風電人用很短的時間就掌握了機組的維護技能?!?/p>

  塞罕壩風場第一批風電人宿舍,工作人員說當時的風電人睡覺需要蓋一層電熱毯鋪一層電熱毯。(張莎莎攝)

  目前,大唐塞罕壩風電場已累計實現裝機152萬千瓦,共安裝14種類型風電機組1136臺。在這些機組中,早期的風機全部來自于進口,2007年開始使用國產風機,到現在國產風機占比達到了58.9%。

  中國風能協會對歷年風電裝機數據進行比較,從早年外資品牌風機的壟斷地位到中國自主品牌風機一統天下,僅僅用了十幾年的時間。2017年,外資品牌風機在中國風電市場的占有率已不足4%。

塞罕壩風場沿途。(張莎莎攝)

  李碩告訴記者,國內企業是從零幾年開始制造風機的,而一些國外制造企業比中國起步早十幾到二十年。2010年前,全球前十的風機制造企業中都沒有中國企業,而現在全球第二第三名的風機制造商都來自中國。國內企業的發展速度非???,已經迎頭趕上,并且在翼型設計等方面擁有自己的優勢,另外金風科技的直驅風機也區別于國際主流風機做出創新和改造,引領行業的發展。

  除了國產風機數量的增加,2017年塞罕壩風場開始使用無人機作業?!耙郧芭挪楣收弦褂猛h鏡或者爬到40多米高的風機上,現在使用無人機就可以清晰的確定故障點?!贝筇菩履茉闯喾骞救眽物L場運維員李聞宇告訴記者。此外,以往需要人工攀爬47米到達風機頂端進行高空作業,現在也開始使用自動升降設備了。

工作人員向記者演示無人機操作。(張莎莎攝)

  塞罕壩之行結束后,記者團漂洋過海來到了廣東省陽江市中廣核陽江南鵬島40萬千瓦海上風電場——目前國內離岸最遠的在建海上風電工程。該項目于2018年10月15日海上主體工程開工,預計2020 年底實現全場73臺機組并網發電。

8月7日,廣東省陽江南鵬島海上風電海上升壓站成功吊裝。(張莎莎攝)

  當前,3號風機已吊裝完畢,16臺風機樁基基礎施工,陸上集控中心主體工程已經完工。另外,就在記者團到訪的前一天,目前國內最重的海上升壓站吊裝完成,其上部模塊便重達2977噸。

南鵬島海上風電場3號風機。(張莎莎攝)

  中廣核新能源陽江南鵬島項目部員工梁遠鏗告訴記者:“海上風電項目相比陸上風電施工難度大、成本高,另外受天氣因素影響全年施工時間有限。但是海上風力更大、發電能力更強,因此具有非常大的發展潛力?!?行業專家表示,與陸上相比,海上風速高15%—40%,年運行小時數達4000以上,能多發50%—70%的電能。

8月8日,記者乘坐“吊籠”去往“創力號”施工船參觀。(張莎莎攝)

  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全球能源轉型路線圖2050》的預測,2050年,全球總發電量的35%將來自風能,而2018年僅有5%的發電量來自風能。據預測,到2050年,全球風電裝機規模將達到約60億千瓦,其中海上風電約為10億千瓦。海上風電在全球風電領域的占比正日益提高。發展海上風電將成為我國能源結構轉型的重要戰略支撐。

 

“神經中樞”不再受制于人

廣東省陽江市陽江核電站一角。(張莎莎攝)

  “三面環山,一面環水,6臺機組下面是一塊完整的花崗巖?!边@是中廣核陽江核電公關宣傳主任王開元向記者描述的陽江核電站的選址情況?!?4米高的防波堤可以有效削弱并抵御海浪,核電廠址大陸架向外延伸,近海海域深度只有數十米,水深不足以發生海嘯;,此外,核電廠址下方是完整的花崗巖,廠址遠離地震斷裂帶,根據監測及歷史數據,當地歷史上從未發生強震,陽江核電站選址進行了充分考慮,能夠保證安全穩定運行。王開元所提到的就是面向中國南海的目前全球最大的在運輕水壓水堆核電基地——陽江核電基地。該基地從1988年開始選址,始建于2008年,2019年7月6臺機組全部投入商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核電經歷了從完全依靠進口到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跨越式發展。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劉寶華在中國核能可持續發展論壇——2019 年春季國際高峰會議上指出:2018年,我國核電全年新投產8 臺機組,在運核電機組達到45臺,裝機容量4590萬千瓦,排名世界第三。

  以陽江核電為代表,該項目采用我國自主品牌CPR1000技術,關鍵設備國產化率超過85%,六臺機組平均國產化率為83%。

  2010年,被稱為核電站“神經中樞”的我國首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級核電站數字化儀控系統(DCS)通用平臺——和睦系統研制成功,標志著我國成為全球第四個掌握該技術的國家。陽江核電5號機組是我國首個使用系統的百萬千瓦級核電項目,打破了國外壟斷,實現了核電站“神經中樞”中國造,使得我國在這一領域不再受制于人。

陽江核電站一角。(張莎莎攝)

  核電是一種兼顧安全性、經濟性、環境友好的清潔、高效能源。上半年數據顯示,我國核電發電量為1600億千瓦時,占全國發電總量的比例為4.75%,增速高達23.1%,遠超風電和光伏增速。然而,劉寶華指出截至2018年底,全球在運核電機組發電量占全球發電總量的10.3%??梢娭袊诤穗姲l展方面扔有很大的空間。

  4天行程,走過北疆的沃野和南國的汪洋,記者對祖國能源事業的歷史和現狀略見一斑,然而這只是70年來我國能源業發展的小小縮影。未來,祖國能源,風光無限,指日可待。

 
關于《北京周報》 關于北京周報網 聯系我們 廣告 訂閱服務
合作伙伴:

版權所有 2000-2018 北京周報網 京ICP備0800535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60號


本網站所刊登的來源為北京周報及北京周報網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北京周報社版權所有。

残梦这部电影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