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英文新聞周刊日本語 Deutsch Fran?ais English 中 文
首頁 >> 文章 >> 正文

房子不僅是商品,更是民生熱點

《北京周報》記者 蘭辛珍  ·   2019-09-18  ·  來源:北京周報網
標簽: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住房保障;時事
打印
糾錯

  炒房者最近有點擔憂,因為中國的房價在政府的調控下失去了上漲的勢頭,想靠炒房賺大錢,在當前有點不太現實了,有些炒房者希望盡快賣掉自己手里的房子,只要不賠就行,但這樣的愿望似乎也有點難。  

  “炒房”是中國在最近十幾年才新興的一個詞,伴隨著中國城鎮住房商品化而出現的。但炒房推高房價引發的社會浮躁,以及潛在的經濟風險,是中國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而且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起,中國政府就希望“住有所居”,房子的民生內涵遠大于商品內涵,因此習近平主席關于“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觀點,也就成了中國房地產調控的主要指導思想。  

  “住有所居”是中國人的夢想和追求之一,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安居樂業”是美好生活的體現。70年前新中國成立初期,由于經歷了長期戰亂,住房損毀嚴重,城市住房資源十分短缺,住房來源只能依靠統籌安排現有住房,或者合理分配新建住房。1950年的時候,全國城市住房存量總面積只有4億平方米,城市人口6169萬,人均住房面積只有5.5平方米,住房條件十分惡劣。 

  當時中國處于計劃經濟時期,每個單位除了主營生產業務外,還有學校、醫院等城市公共服務功能,因此單位職工的住房也由單位建設好后分配給職工。房屋分配制,是當時城鎮住房主要形式。 

  隨著中國人口的增加,但城市居民居住條件并沒有得到明顯改善。1978年改革開放時全國城市人均居住面積僅3.6平方米,比1950年時還要少。主要原因是房屋建設主要由國家出資,負擔太重,建設太慢,房子的供給不能滿足人口增長的需求。 

  為了減小政府房屋出資負擔,加快房子建設,19806月,中國政府開始探索有限的住房商品化制度,由政府、企業和個人分別承擔房屋售價的1/3。1988年中國政府將住房福利制度改革正式納入改革開放的大規劃,提出“住宅作為個人消費品可以成為私有財產,可以買賣”。這段時期,中國城市開始出現私營房地產商,房子供給慢慢增加。 

  但中國住房真正市場化是在1998年之后,因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給中國住房制度改革提供了一個意外契機。為了應對亞洲金融危機,擴大內需,中國政府將房地產業培育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并于199873日下發了《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要求徹底停止住房實物分配。這一改革切斷了職工和單位之間的住房紐帶,自此中國住房制度進入了全新的市場化時代。 

  之后的十幾年里,中國房地產市場進入建設熱潮,房地產投資多年保持兩位數增長。 

  房地產建設改變了城市面貌,改善了中國人的居住條件。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積達到39.0平方米,是70年前的7倍多。新中國成立初城市到處低矮的平房,如今變成了現代化的具有獨立衛生間、廚房、淋浴、供暖、供氣、供水設備的成套住宅,無數家庭“住有所居”的夢想變成現實。 

  從中國住房70年歷程來看,滿足民生需求永遠是房地產的主題。在計劃經濟時代的福利分房如此,在當前市場經濟下的商品房時代也是如此。高收入者通過市場購買住房外,中國政府還通過加快棚戶區改造,加快廉租房、經濟適用房建設等,保障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需求。 

  但房地產建設熱推動了房價的上漲,使得商品住房的投資屬性被過度放大,炒房者也隨之出現,并似乎成了中國住房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個“新職業”。炒房在發達國家成熟的房地產市場已經是常態,但在中國以居住為主的房地產觀下,是不允許的,過熱的房價會給金融體系甚至整個經濟發展帶來了巨大的系統性風險。美國兩房引發的經濟危機的教訓畢竟不遠。 

  中國房地產市場未來依然還有很大發展空間。中國每年有幾百萬大學畢業生,有許多從農村進入城市的人群,也有許多亟需改善住房的人群,這些都是房子剛需。因此中國需要房價的穩定,房地產的民生屬性,需要對炒房者堅決說“不”。 

關于《北京周報》 關于北京周報網 聯系我們 廣告 訂閱服務
合作伙伴:

版權所有 2000-2018 北京周報網 京ICP備0800535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60號


本網站所刊登的來源為北京周報及北京周報網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北京周報社版權所有。

残梦这部电影赚钱吗